NoodleMaker—商業與藝術價值共進的視覺藝術

noodle-feature

Zi-Mian of NoodleMaker is a Taiwanese visual artist/graphic designer. He specializes in branding and visual identity development, and has worked with major clients in Taiwan such as Universal Music Taiwan and UNILIONS. He has a passion for hand-lettered designs and now incorporates this passion into his projects and works. You can see more of his works here on his Facebook.

會認識子麵是透過漢青的介紹,當初他推薦子麵給我的時候,跟我形容「是個很厲害的年輕人,善良上進」而且跳舞、劍玉都是高水準,之前甚至是台灣劍玉鑒定師 。

當時我真是大開眼界,還沒說上話就覺得這個人真是太神奇了,但實際開始交流之後發現,漢青還真是說的一點都沒錯,子麵確實是個謙虛、上進,永遠覺得自己還有更多需要學習的人。第一次觀察子麵的作品時,發現他很多創作都是屬於商業性質。對於平常純粹走創作的我來說,是個從未涉及過也可能永遠涉及不到的領域,因此有機會專訪這樣的人物,忍不住覺得很興奮(加上粉專的LOGO太帥)。

難得有機會認識商業設計的人才,一起來看看子麵跟我們的分享(以下簡稱麵):


謝謝子麵接受這次的採訪,對於第一次認識子麵及NoodleMaker的朋友們,可以告訴我們一些關於您的個人背景及您是如何開始接觸平面設計的嗎?

麵:跟許多人一樣,從小就喜歡畫圖,把課本上的孔子變成恐龍那種。可惜畫圖一直都只是興趣,國中開始跳街舞,高中開始寫程式,直到大學畢業後,我的作品都沒有離開過課本。

然後當兵改變了一切。

因為新訓實在太無聊,手邊沒有課本,就拿起兵籍資料袋將它畫滿,然後被長官盯上,原本想說慘了慘了黑掉了,沒想到是長官很喜歡,把我編進隊裡當傳說中的美工兵。在完全不認識Adobe的情況下,我的作品從兵籍資料袋進化到網站、刊物、牆壁、甚至是上將總隊長的簡報裡。

退伍後原本要繼續當職業舞者,同時應徵寫後台的小工程師,但電腦桌面騙不了自己,滿滿都是做到一半的作品跟Reference,原來寫過程式、跳過舞,才會知道自己那麼喜歡畫圖。

noodle-1
 

聽說子麵現在是獨立設計師,但之前有進公司的經驗,請問從公司生活到獨立接案,經歷了什麼樣的轉折,又是怎麼樣調適的呢?

麵:我其實是先從自由工作開始接案,大約一年後進了設計公司當in house,但比較像是藝術家的團隊集合體:平時以自己的喜好創作,遇到規模大的案子則合體。後來發現單純的接案已經滿足不了自己了,更希望能用自己的創作影響這個世界,於是在滿三年的那天正式離開前公司。

回歸自由工作模式後,我開始嘗試由視覺統籌的身分去整合專案,除視覺包裝外,提出與之呼應的策略與經驗來協助客戶,將客戶的淺在需求挖出來,並且嘗試與其他設計師合作,盡力讓商業與藝術價值能共生共進。

同樣是自由工作者,三年前後的心境與想法差好多,目前還在適應中,最不適應的是開會的時間比創作還多。雖然單飛了,還是受到很多強力夥伴的幫助,不管是自由工作或在公司工作,都是不可或缺的經歷,我會試著更開朗一些。

 

寶拉一路訪談創意人到現在,發現很多人跟子麵一樣,都是大學畢業或出社會之後才從事創作。身為非科班出身的設計師,對你的工作有什麼影響嗎?

麵:其實我也對於非本科系出身感到矛盾,畢竟剛開始是赤裸裸上戰場給客戶跟廠商電,很多設計知識都要自己驗證,沒有人會在犯錯前告訴自己說「別那樣,很蠢!」,想起來真的很丟臉。但相較於科班出身的思維,有時會發現自己的熱誠更真實,風格更自由,似乎也和客戶的距離更近一些,所以「非科班出身」這件事,對自己來說是一種扭曲的驕傲,「這樣的我也能辦到的!」常常會這樣激勵自己。

 

子麵的作品很多都是商業或形象設計,可以請問一下一個商業案或形象設計案的流程,從接案到完成大致是什麼樣子嗎?客戶又都是怎麼發現您的呢?

麵:來台北學到一句殘酷的話:「選擇比努力重要」。努力是必備的,但我想,在努力之前就能找到自己合適的住所可能會幸運一些。因為從小浸泡在街頭文化的關係,我的作品很快的在圈子裡被看到,也很幸運客戶們都喜歡我的作品,鮮少會遇到勉強我做不適合我風格的創作。

我想,如何接案應該不是問題,比較值得思考的是如何將案子做到超越雙方的預設價值。

例如客戶要一個活動海報,若能提供行銷策略的建議和活動規劃的經驗,最後才以視覺做整合包裝,讓行銷與設計結合,便能使客戶、設計師和活動本身三方共同成長,那種火花就不僅僅是客戶需要一張海報般的曇花一現。

當然結果不全是美好的。曾經遇過一個案子,客戶在過程中一直強調是急件,最後已經完稿了,卻說提案未過不需要也不認帳,悔不當初沒有在簽約後才動工。而合約也非無敵,也遇過另一個專輯包裝的案子,客戶簽了合約,校稿幾次後客戶就不回了,更扯的是對方還真的出了專輯,至於內容就…,不過因對方是某知名音樂品牌,權衡考量下若硬碰硬可能會因小失大,目前還在祈禱中。

我認為各種好壞經驗都是必須經歷的過程,每個人的領域、專長、客戶屬性都不同,遇到雷能避就避,避不掉的就試著解決看看,要想征服偉大的航道前本就該遇到大風大浪,總有一天我要成為海賊王。

2017統一獅年度主視覺設計/Digital Art

2017統一獅年度主視覺設計/Digital Art

子麵在臉書專頁上有時候會分享一件完整設計的縮時影片,一般情況下很少有機會看到其他設計師這麼做,請問子麵在分享縮時影片的背後有什麼理由嗎?

麵:起因是我認為平面設計很吃虧,花好多時間完成的作品對客戶來說竟然只是一張圖而已,所以一直在想如何能賦予這「一張圖」更多的價值。後來發現,國外的Digital Artists會利用「螢幕縮時」(Speed art)來紀錄創作的過程,不只讓客戶明白一張圖的誕生有多困難,還能增加作品的可見度與被傳閱性,對作品來說也活得更久了。

但最後發現其實拿來炫技才是真正的用意,請大家千萬不要不相信我!

Speed Art | - Palladium boot 城市探險 by NoodleMaker

當問到對於想從事獨立接案的朋友們,有什麼樣的建議時,子麵的回答是:「即使工作獨立,心也不能獨立,找個好對象趕快結婚吧。」這讓寶拉想起朋友跟我分享的一句話:「To succeed, you got to be either happily married or single」(要成功,你要不就必須單身,要不就是婚姻已經幸福美滿)。因為知道子麵的另一半同時也是子麵的夥伴,於是寶拉追問了一個問題:

因為子麵的老婆同時也是子麵的隊友,不知道這樣的關係對身為設計師/創作者的你來說具有什麼樣的意義呢?

「交流」是我所有靈感的來源,不只是與電影、音樂、文化、風景的交流,與人的交流更是,很多有趣的想法都不是在電腦桌前誕生的,這時「夥伴」就很重要了!

對獨立創作者而言,能與夥伴共同創作是一種「奢侈品」。坦白說我老婆並不是實質戰力,但在有靈感或想法時,就是需要有這麼一個人,在旁邊聽你天花亂墜,打槍你、或肯定你,這樣的共同創作會形成一種默契,只是我很幸運的那個人剛好是我老婆,同時也是我的夥伴、我的長官。除了她之外,我還有幾個不一定是設計相關工作的夥伴,他們都是我很珍貴的隊友,對我而言,夥伴才是創作的「必需品」。

All Images provided by NoodleMaker


後記

如果有讀過這篇文章的朋友,一定知道寶拉也對自己的另一半特別感謝,雖然平常跟創作八竿子打不上關係,卻非常支持想創作的我,也因此忍不住問了子麵最後那個問題。

我想,每個人創作的形式不同,習慣也不同;有些人喜歡安靜的創作,有些人需要在某種極端的情緒或環境下創作,但不論創作的過程如何,在那之前與之後,總是需要交流、分享的對象。隨著訪談系列的發展,寶拉認識的獨立創意人越來越多,但是在「獨立」之外,那股彼此「牽連」的情誼,才是真正讓這樣的獨立創作可以持續下去的力量。

最後,寶拉僅以題字的方式,感謝子麵參與本次訪談:

"If you want to go far, go together"「一起走,才走得遠」
quote-noodlemaker

Photography, design, lettering by Deborah Tseng of Letter with Simplicity

看更多創意人訪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