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曄x夜夜寫字—美字靜心的簡單快樂

ohyeah-feature

Yeh-Yeh of OhYeah is a Taiwanese calligrapher. He specializes in Chinese calligraphy and is famous for using the simplest tool to write - a normal pen. He is the very first person in Asia to create and publish his own hand-written traditional Chinese font. He strives to promote the beauty of Chinese calligraphy and the pure happiness of hand writing. He also holds workshops all around Taiwan as well as overseas in Hong Kong and Macau. You can see more of his works here on his Facebook and his YouTube channel.

寶拉默默期待這篇訪談很久了,剛開始認識台灣寫字圈的時候很快地就發現了葉老師的專頁,也一路跟到老師上螢幕、出字體,心中早已默默的非常敬佩老師。當6五3的Wini告訴我可以引薦葉老師參與訪談系列的時候,我真的是又驚又喜,沒想到這麼快就有機會可以邀訪崇拜已久的葉老師。

這是寶拉第一次邀請對方以錄音的方式提供訪談內容,因為知道老師特別忙,所以邀訪的第一時間就直覺地告訴老師也許錄音會比較方便。意外的是,當掛起耳機仔細聽老師說話的時候,特別的有溫度,感覺特別親切。

寶拉做這個系列最大的遺憾之一直都是無法親自會見受訪對象,大多時候都是透過文字往來,還沒機會面對面喝杯茶、聊聊天。這次有機會聽到葉老師的聲音,對寶拉來說也是非常寶貴,非常特別的經驗。

不同於葉老師接受過的其他訪談,在老師的摯友—神奇傑克—的協助之下,寶拉很榮幸有機會邀請葉老師及傑克,跟大家分享螢光幕後的歷程與想法:


故事的起源

相信葉老師因為國中的時候被同學笑字醜,於是發憤圖強勤練字的故事大家都很熟悉,但寶拉還是不免俗地問了一下老師是如何開始接觸硬筆書法的。

「我自己本身對於寫字畫畫有一點點的要求,國中階段自己寫字寫一寫,特別是那時候練英文草寫,發現很喜歡反覆的練習,追求屬於美的標準。」

葉老師表示,當時的中文字並沒有特別好好練習,是到有一次因老師要求而上台寫造句時,自己寫字寫得很隨興,沒想到回到座位上,旁邊的同學卻對當時的葉老師說「欸我覺得你的字是全班最醜的」。

「那時候我自己可能有點認同,所以對方這樣說,表面上我不想承認,但就覺得應該好好努力一下了。」

於是國中的葉老師開始參考班上公認字漂亮的同學的字跡,反覆的臨摹、練習。這樣的過程經過了大概一年左右的時間,直到同學和老師都不太能分辨到底是誰寫的字,因為葉老師實在把對方的字「習」得太像了。

「這個階段算是到一個段落,因為(字)很像別人,但好像少了一點自己的東西。」

於是葉老師開始尋求更多資源,增加自己書寫的能力,慢慢接觸了書法、硬筆、臨摹毛筆字等,試圖將古代筆畫的結構與美感,實踐在日常生活當中。這樣的練習,從剛開始只是為了駁回自尊、消遣的事情:

「...慢慢成為自己一輩子的興趣,寫到現在已經十幾年了,從原本的消遣變成不只是興趣,更成為人生的志業,想把寫字這件事情,分享給更多想要把字寫好的人,也分享一些句子,為大家帶來正面的力量。」

ohyeah-1

老師現在擁有「有華人世界第一套真人手寫製成的電腦字型-葉書體」,在整理及出版字型的過程中,最困難的是什麼?

葉:在製作字體的過程中比較困難的,應該是自己風格的統整,因為我在練字的過程中臨摹了很多書法家,他們都各自有特色;我可能在臨摹A書法家的時候,學到了這個字,臨摹B書法家的時候,B書法家的某個字我比較常寫,最後在書寫表現上變成,寫這個字的時候像A書法家,寫那個字的時候像B書法家。

在揣摩字體的過程中,前面可能有十幾張都是在揣摩,結果最後全部重寫,因為發現自己風格不夠統一。初期的時候,風格統一是非常需要克服的問題,後來知道了自己想要的風格,就慢慢開始穩定下來,求字型的一致性高一點。

再來比較困難的是,整個過程對自我要求必須有所妥協。電腦字型是再製、再處理,自己也時間有限,無法太長期的投入。書寫就已經花了十個月,再龜毛、執著下去會沒完沒了,必須取得平衡點,在自己可以接受的狀態下認同這個字,不要太過於挑剔;真的不夠好的就反覆練習,再寫到格子裡面,寫了十幾個之後再確定哪一個是我要的。

在字型的書寫過程總共寫了一萬個字(送去製作),但很多字並不是一次完成,而是寫到非常滿意或可以接受才交件。原本100張的原稿最後交了至少200張,也就是兩萬個字,但其中很多都是寫一寫最後丟掉。這個過程也算是慢慢與自己對話,如果一心想趕快、趕著寫好,反而心情比較緊繃,更不容易寫好;這時候退一步休息,歸零之後再寫,反而能處在更理想的狀態下。

*葉老師用心書寫、製作的葉書體,現在已經可以購買使用

老師曾經在這篇報導裡面提到「把自己當成一個品牌」,可以跟我們更具體的分享一下這個概念嗎?這如何影響了老師對「葉曄」的經營呢?

葉:我在出第一本書之前就取好了自己的筆名—葉曄,而取筆名對我來說有點是為了跳脫原本的思考框架,切換到另外一個腳色;到後來慢慢自己的特色、風格出來了,我書寫的東西變成有代表性之後,開始有自己品牌的概念。

書寫這件事情剛開始只是很喜歡跟大家分享,教大家怎麼樣把字寫好,但其實還可以延伸出很多的東西,包括練字需要什麼樣的字帖、材料、入門工具等,這些大家會不斷問,常常沒過多久又有人提出一樣的問題。

其實我的品牌形象可能跟文具、藝文產品有關,也可以是一種態度,長期下來是一種精神的呈現。一個品牌的形成,不只是我一個人,需要有一個團隊:有的人負責行銷、公關等,需要一個智囊團來幫我構思。而我就是秉持我對書寫的熱情,在伙伴的引導跟建議之下,走出自己的特色,可以透過大家的力量,把規模及影響力擴大。但最後還是要秉持自己的初衷,如同我取的名字—葉曄,日華曄,是光明的意思,而寫字帶來的快樂就呈現在我的粉專或筆名上。

對於品牌的經營、精神,要慢慢的確立。在品牌概念之下,對於我自己想做的事情會有更長期的規劃,因為這不是短期,一時興起的作法。也許以前我覺得跟寫字沒有關係的人、事、物,可以合作發揮出寫字這件事情的重要性。在品牌經營的概念之下希望能做具有影響力、長期的規劃,也因此很注重自己每次發表作品的品質。

*葉老師的楷書字帖,跟著老師的字體臨摹、練習

2017年保時捷VIP寫字講座

2017年保時捷VIP寫字講座

葉老師從一開始自己練字,到後來出書、擁有自己的字型,甚至到香港、澳門等地分享寫繁體字的美好,面對大眾的目光及「手寫大師」這樣的稱號,甚至把自己當成一個品牌,一路上老師經歷了什麼樣的心情轉折,又是怎麼樣調適的呢?

葉:剛開始蠻難適應的,其實自己就是一個愛寫字的人,被稱為老師、大師,蠻難適應的。因為自己念美術,我知道對於「大師」這個稱號是有很高的標準。朋友之間稱呼一下沒有關係,如果是外人就會覺得這個名號比較有壓力,意味著要用更高的標準檢視自己。

很重要的是,應該先搞清楚自己想做的是什麼樣的事情,想成為什麼樣的人,那些名號不一定是接納,但慢慢可以不用那麼在意。當我們想把一件事情做好,目標很清楚的時候,別人怎麼稱呼其實是其次,不論這個稱呼是好壞,都不是我們可以控制的。

這很像一個奇幻旅程,我自己本身從事教職,剛開始從事寫字推廣的時候有很多的畏懼,不知道未來會怎麼樣;另外做這些開發的事情,也可能會踩到公教人員兼職的問題。之前曾經在過程中被別人投訴,造成了一些心理上的衝擊,我覺得這是名稱之外更需要調適的。

我做的事情不算是對不起任何人,跟大家分享是好的事情,我願意花自己工作額外的時間去投入、發想;雖然這個投訴的人後來隱約知道是什麼樣的角色,但後來自己也慢慢開始調整舒適圈(教職)與非舒適圈(現在);跳出來也許更多不穩定性,但我很確定我做的每一件事情,甚至每一天,都在接近我的目標。

透過這樣的調適,慢慢去看出在每一件事情當中都有值得感謝的地方,包含投訴我的人、一路上幫助我的人、支持的人,不管到哪裡都很多朋友捧場、互動,真的有很多值得感謝的事情。

*葉老師出版的《手寫美「行」》+《美「行」小練習》

ohyeah-3

接下來幾年,老師對「葉曄」有什麼打算或願景?

葉:這幾年來,在台灣可以看到對手寫字的熱衷,大家從滑手機、打字很便利,到現在經過一股熱潮之後,更多人願意動手寫字、練字。對一個國家來說,願意寫字的人多了,對於文化的認識、傳承、情感的傳達、知識的傳遞,都是很好的起點。

我自己在這個潮流當中也學習到很多,也許現在相對比較像風潮過後了,但還是覺得自己可以做的是後續的延伸發展。在沒有那麼熱的情況之下還是有很多人想要把字寫好,還是有很多人想要在社會變動及生活步調非常快的狀態下,找尋讓自己靜下來的時間,寫字是一個很好的方法。

我覺得可以透過自己的努力去讓更多人看到或接觸到這樣的好方法,這只是一個小小的想法,接著是要怎麼去實踐。剛剛有提到是透過團隊的合作,把「葉曄」這個品牌做更多的發想、合作。這些有可能是跟寫字以外的業界、產品合作,包括陶瓷品、T恤等,當然有這些都需要嚴格把關,不只是把東西印上去而已,而是希望這個東西有質感,或直接、間接引起大家對寫字這個事情的看重跟愛好。

實體的互動也很重要,我願意持續一直做的就是在台灣或以外的地方辦講座、筆具分享,目的就是希望跟大家有互動的機會,聊聊平常寫字好玩的事情或工具的交流,一些不只是知識性、技法性,有無對錯的問題,而是從生活的角度去切入,把手寫這件事情跟生活密切的結合。

也許有很多東西還沒有想到,但至少方向是確定的,就是把手寫落實、貫徹在生活當中,進而讓更多人願意動筆寫字,在寫字當中去體會到簡單的快樂,寧靜、當下的快樂。

*葉老師在手寫時光開設的課程《教你簽出一手好名》


番外篇

這次有機會邀訪葉老師,是透過老師的摯友—神奇傑克的聯絡。有些人稱傑克為老師的經紀人,但傑克自己認為「經紀人」這個詞非常的商業化,只是以老朋友自居。透過傑克長年與葉老師相處的經驗,他與我們分享了一些看著葉老師成長的觀察:

「在跟別人介紹他的時候,我就真的是以我對他的了解,在做分享。當然,他國中時字是真的很醜,被我們取笑,比較多的人是無關緊要,不過他跟別人不一樣,他默默會記得,會去思考哪邊還可以再更不一樣。

他的個性到底是堅持,還是固執,我真的不知道,但是我們看到的是,他會把想做的那件事做到最好,在那之前絕不停止努力。 我印象非常深的一件事是,他很重視對一件事情的信念,信念會帶動行動,行動便會帶來實現。舉一個例子,當初我們要考大學時,他想要讀師大,雖然他的成績不差,但是以客觀角度來說,可能是不會考上的(老師也這麼認為);但他當時不管是看書、寫作業,任何時候,只要想到要考上師大這件事情,就拿起筆寫一次「要考上師大」(類似這個字眼)。過了一陣子,我發現每一本書的每一頁,幾乎都是這個字眼,而他最後也真的考上師大。我覺得這是個神奇的經驗,但也證明他過人的信念。」

也許這就是葉老師前面提到的品牌精神;老師對推廣寫字的信念與理想,慢慢成為了「葉曄」這個名字的形象。

當問到是什麼時候開始兼職葉老師「經紀人」這個角色的時候,傑克說:

「其實他在寫字路上,一直會跟我分享他最近要做什麼、有什麼計畫,有時我也會就我的感覺給他一些看法。大約一年多前他開始寫書、開設粉絲團,漸漸有人會慕名而來請他做一些case,但慢慢他發現這些接洽、聯繫的過程,讓他少了很多練習的時間(他很堅持每天都要練習)。

因為我在學生時代就常長是對外發言,或從事協調整合的角色,所以我們也有共識,我就來幫助他這個部分。但是說實在這完全基於朋友情義,不收費,所以我也跟他講的非常明白,我會盡量處理,但是我有自己的工作;他也非常理解,畢竟由我來為他發言是再適合不過,確實這些日子以來我們都配合得非常好。」

長期是葉老師的朋友、隊員,寶拉忍不住問了傑克,在這過程中,是否有令他特別印象深刻的事情?

「一路下來老師的各種邀約跟採訪是真的非常非常多,平面媒體、電視節目、產品代言什麼都。我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東森新聞找他開直播寫字,時間我記得好像半小時,而一般我所認知的直播,就是很吵、很熱鬧,跟粉絲會有密切互動的這種感覺。但當時我在直播現場,也許是第一次,也許是因為寫字本來就算較為靜態的活動,整場直播基本上聲音很少,就看著老師靜靜寫著療癒的字。有很多人說,這是他們看過最安靜的直播,好特別,整場最大聲的就是鋼筆刮紙的聲音。不過這段直播雖然安靜,但也成功引起許多目光,我記得瀏覽人次一直飆升到破百萬,還蠻令我驚訝的,老師自己也沒料想到。」

*All images provided by 葉瞱


後記

在國外很容易看到以寫字為個人品牌的形象及藝術家,但在台灣這樣的概念還不是很盛行,因此當看見葉老師在過去的採訪裡面提到「品牌」這個字的時候,特別的吸引我,也很高興今天透過訪談有機會讓老師跟大家分享自己具體的想法。

雖然跟老師還有傑克現在僅止於網友關係,但在交流的過程中完完全全可以感受到他們的堅持與信念,讓我不禁開始期待正式見面的時候,會感受到什麼樣的磁場。能如此堅持做好一件事情的精神真的很不簡單,我想這也是葉老師成功的最大原因,而成功的背後,葉老師就是個真心喜歡坐下來,靜靜寫字的人。

祝福老師在品牌經營及寫字推廣的一路上繼續順利的發展,也相信大家會繼續支持這樣有點傻,但是充滿正氣與能量的葉老師。

寶拉僅以題字的方式,感謝老師及傑克參與本次訪談:

"He believed he could. So he did."「他相信他可以,於是他做到了」
Lettering & Watercolor by Deborah Tseng of  Letter with Simplicity

Lettering & Watercolor by Deborah Tseng of Letter with Simplic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