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dywing's Quill

windywing-feature

WindyWing's Quill is calligraphy studio in Taiwan specializing in pointed pen calligraphy. Xiao-Pi, the calligrapher behind this studio, was a graphic designer. She is currently a full-time mom joggling between home and work, but doing an awesome job. When she's not busy between cooking and kids, you can find her working on custom designs for wedding invitations. Check out more of her works here on Facebook.

第一次知道小皮是在偶然的機會下看到她的臉書,正好有一篇po文在說明與客戶溝通的困難 (原po文),因為實在太有感觸,於是私下發了訊息給小皮,表示我的支持+同感。

就這樣因緣際會,跟小皮聊了幾次天,後來要開始這個創意人訪談計畫的時候,小皮的名字也直接浮現在我腦中。我沒大沒小一問之下,發現小皮本來就是設計師出身,目前是全職媽媽,也許因為這樣對接案及客戶教育有更多的感觸吧!

很高興今天邀請到小皮來跟我們分享她的接案+媽咪生活(以下簡稱「皮」),如果也有媽咪設計師/創意人正在看這篇文章,妳絕對不是孤軍奮戰!


對於第一次認識小皮的朋友們,可以簡單的介紹一下您的背景及您是如何開始接觸英文書法的嗎?

皮:哈囉我是小皮,本來是平面和網頁設計師。由於是屬於資料蒐集和構思期比實際製作時間長的人,而且我比較喜歡自己直接跟客戶溝通,所以在結婚之前就已經轉成接案型設計師。

我第一次接觸英文書法,其實是15年前,在誠品覓得一本字帖,還有當初不明究理(到現在也還是)非常迷戀那個既復古又繁複美麗的維多莉亞風格,也在萬惡誠品巧遇沾水筆組合,開啓我的書法練習。

不過當時還不清楚有點尖這種類別,所以練完整本書的字體,書本最後一章節的銅板體就成為一個「夢想」,到底是要怎麼寫出又細又有粗筆的字體(是後來才知道,當初手上只有平尖的我,根本寫不出我夢寐以求的銅板)。

真正開始寫點尖則是兩年前,重拾沾水筆,不過卻只針對點尖,在網路上大量搜尋相關的知識以及古本,便在育兒的空檔成為最主要的放空/放鬆方式。

*好像跟幾不老師的故事有異曲同工之妙

 

聽說小皮原本從事設計相關的工作,現在是全職媽媽,請問小皮是安排時間從事書法設計接案的呢?

皮:育兒其實是一個既枯燥又繁複的工作,我除了是個全職媽媽,也是家庭主婦,所以除了家事以外,平時也需要準備午餐和晚餐。所剩無幾可以使用的空檔就是小孩睡覺的時間,凡舉午睡時間、或晚上就寢之後。

一接到委託的詢問,通常會先確定雙方的時程表能不能配合後,我就會先問一些我需要知道的基本問題,幫助我確認工作類型/報價,接著就會請對方等待我出草稿。

我大部份會利用不須用腦的日常時間(例如洗菜洗碗的時候),先在腦中構思我想要的方向、色系、風格,一有空檔可以接觸手機或電腦的時候,就會就我的基礎概念去找尋參考資料。

等到無人干擾的獨處時間,就能夠直接把腦中的東西具體實現,不論只是線條、或是完整的草稿圖。

拜現在網路社群的方便,完成一定程度(足夠和客戶溝通)的草稿,便可馬上傳給客戶確認細節:繪圖的方向是她們想要的嗎?色彩規劃是對的嗎?等得到確定的答案(或是修改方向)之後,就能夠迅速的完成案件。

 

小皮從設計工作轉任全職媽媽的過程中有遇到什麼瓶頸嗎?是如何克服的呢?

皮:最大的瓶頸就是時間不夠用,所以與其說瓶頸,不如說是自己心境上的轉變。

懷孕的期間,仍然像以前一樣接案子,只是生理上的種種不適,身體和腦袋都跟不上以前的速度,執行案件的時間就會變得比較長。後來就慢慢調整,減少案件的數量,像是網站這種整體執行時間很長的大案件,就不再受理。

而小孩出生之後,不要說是接案了,連睡眠時間都不夠,我就只接認識的/有合作過的案件,部份案件也會和以前的夥伴一起執行,將工作量分攤,頻率就再減少到幾個月一件的程度。同時,把工作室的作品集網站關掉,以減少曝光的機會,因為我實在不喜歡也不想拒絕別人的委託。

我覺得能夠作設計/創作的我才是我,雖然努力生活就把所有時間都用掉了,我還是會找尋時間夾縫,抽空看看網路上別人的作品。算是累積能量吧,用腦袋和眼睛記錄一些自己喜歡的風格、圖像,還有這幾年出現很方便的Pinterest,可以幫忙我收集屬於自己的資料庫。

相信只要小孩慢慢長大,再漸漸探頭接觸工作圈就好了。

windywings-quill
 

小皮從事喜帖委託的設計案好像有一段時間了,有什麼特別的經驗可以跟我們分享嗎?

皮:喜帖委託和普通設計案不太一樣的地方有兩個,一是委託者就是窗口,所以通常可以得到最及時且直接的答案,不太會有傳達錯誤的問題;二是委託者並不一定等於最終決策者,這點就令我感到比較困擾一點。

因為喜帖影響的人很多,包含新人雙方、新人的父母雙方,所以最多就會有六個人的意見。但是委託人不一定會在每個確認階段都去詢問其他五個人,導致可能在出完整草稿的階段(甚至已到了執行階段)時被退回重作。

基於我可以運用的時間非常少的關係,重來會嚴重影響案件的進度、其他案件的進度,甚至是我的日常生活。家人希望我不要再接新案子的反對聲音就會一直跑出來,為什麼已經是很忙碌的全職媽媽,還要被別人的時程綁住,被工作塞滿所剩無幾的喘息空間?

從家人的角度來看是自討苦吃,是但是能夠作自己的事情,才能找到媽媽身分以外殘存的我,所以我想我還是會繼續做下去吧。

 

如果想委託小皮設計,有什麼樣的服務呢?委託小皮之前有什麼特別需要注意的嗎?

皮:書法相關的話,只要想的到的幾乎都可以詢問,凡舉客製卡片、邀請函題字、花體設計、LOGO設計,等等。因為本身就身兼平面設計和網頁設計,所以現階段除了上文提到執行時間會很長的網站設計,還有急件不接之外,大部份只要時間配合的起來,都可以來討論需求。

不過如果是需要我這個人出現的場合,近幾年可能就都沒有辦法參加。

另外,我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則就是,最多只出兩個草稿。而草稿通過進入執行階段就不再大幅修改。當第一個稿件跟你的預期不合時,若不是以第一個稿件為基準,作增減修改的情況下,會重新繪製第二個草稿,但如果第二份稿件還是不喜歡,那代表我和你的調性不合,不是你想要的設計取向,我會取消這個委託案請對方另外找尋其他設計師,或收取額外的修改費用。

設計是一個很主觀的領域,我們會在別人的需求內解決問題,所以並沒有誰對誰錯,誰比較好的問題,而是委託人喜不喜歡的問題。所以如果要委託我的話,每次回覆給我的意見,希望是已經經過討論的結果,而不是委託人說OK之後,回去和其他人確認完,還要再退回來修改。

說著說著好像有點變得難搞的感覺,但和我實際聊過的人,應該不會覺得我太難溝通,只是在時間有限的情況下,設立的一些基本原則;歡迎有任何想問的事情,都可以傳訊息給我,非常感謝這篇訪問給我機會碎碎念(笑)。

*小皮的臉書專頁

 

關於未來對自己的專業有什麼打算或願景?

皮:設計這塊好像都是環環相扣(坑坑相連!?),不管我喜歡的哪個部份,例如手作、水彩、書法…,最後都可以因設計而整合在一起,只是表現手法不同而已,所以要說打算的話,就是希望未來可以持續作自己喜歡的事,然後利用專業把這些「喜歡的事物」串連。

願景嗎?我當時創立工作室所取的名字是 xoox studio,「xoox」來自英文信件結尾xoxo 的排列組合(因為我喜歡對稱的組合),x是親吻,o是擁抱,xoox 代表溫暖的祝福和問候。我的願景並不是成為知名度很高的設計師或是作很大的案子,畢竟從事創意產業的人非常非常多,並不需要和任何人比較,只希望接觸到我的客戶,在完成案件後都會有滿足的感覺,就像收到朋友的卡片或禮物一般的心情。

windywings-quill

後記

聊天之中會發現,小皮的家庭還是稍微比較傳統一點,媽媽這個角色好像還是跟家事、煮飯、帶小孩、主婦這些詞彙有著絕對密切的關係,但很高興看到小皮在這樣的過程之中,還是堅持做自己喜歡的事情,甚至可以說很佩服。                                                                                                                                                                                     這讓我想起前一篇文章裡面介紹的Pieces Calligraphy,還有未曾提到的Anintran Calligraphy,雖然是兩個風格截然不同的現代書法家,但兩位都是媽媽,也都不曾因為母親這個角色放棄自己的熱情。

希望在不久的未來可以看到小皮重起自己的工作室,有機會也還想跟小皮學習更多關於平面設計的知識與撇步,已經忍不住想像自己帶小七咖啡去給小皮探班的樣子了!

寶拉僅以題字的方式感謝小皮參與這次訪談:

"Never give up, never surrender" (永不妥協)
quote-windyw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