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bu Le Design 幾不喇狄賽—對Engrosser's Script一片丹心的西洋書法家

jibu-feature

Jibu Wang is a calligrapher from Taiwan, known for his passion in the study of pointed pen calligraphy. He was first introduced to calligraphy 7 years ago and has been developing his skill ever since. He currently works in the textile printing industry and holds calligraphy workshops when he's not working. You can find him here on Instagram or Facebook.

已經忘了一開始是怎麼知道幾不老師的,只有印象當初看到粉專名字中文居然是「幾不喇狄賽」覺得太搞笑了,但是居然寫的是Engrosser's Script,就被這個奇妙的組合吸引了。

跟老師第一次訊息往來是因為我覺得老師跟粉絲們的互動很良好,於是想請教這方面的小撇步,沒想到老師的回答居然是他自己也很想知道怎麼樣可以做得更好。

我對老師的印象就是這樣的,精益求精,好永遠可以再更好。所以今天可以邀請到老師參與這個訪談系列真的很開心,一起來看看老師(以下稱Jibu)跟我們分享他對習字的經驗與想法:


謝謝老師參與這次的訪談,對於第一次認識老師的朋友們,可以告訴我們一些關於您的個人背景及您是如何開始接觸英文書法的嗎?

Jibu:第一次接觸英文書法是大概七年多前,在上一個平面設計課程的時候接觸到的。

在台灣長大的我們對於中文書法應該都不陌生,但我從來沒有思考過西方文字的過去是從何演變而來。所以第一次親眼看到傳統西方文字的書寫時有種醍醐灌頂的感覺,原來平常電腦打出的英文字是可以寫出來的!自此之後,就踏入這個領域,一直到現在。

個人背景的話,嗯...我大學讀的是資訊工程系,與寫英文書法應該是完全沒有關係吧~哈哈,是說後來資工也沒念畢業就是了。吉他倒是彈了有十多年吧,曾經幻想過自己會成為什麼樂團吉他手之類的,原來只是個誤會,哈哈。

聽說老師平常也在上班,請問老師是如何利用上班以外的時間發展英文書法的呢?

Jibu:我目前工作是在印刷業,比較多利用下班之後跟假日的時間練習英文書法,有時假日宅在家也會一整天寫到忘我。

自從開始練習英文書法之後,書寫用的沾水筆、墨幾乎都是隨身攜帶,出國玩和蜜月旅行也都是,上班時若有空檔會拿出來寫個幾個字。想要成為一個英文書法高手,筆不離身我想也是很合理的!

其實我自己覺得上班跟練習英文書法這兩件事情衝突不大,倒是玩網路遊戲的時間越來越少,現在已經很久沒有玩了,以往白天上班晚上出團的日子已離我好遠。

我覺得不管學習什麼事情都一樣,重點要能持續,英文書法也是一樣:每天練習半小時,週日放假vs每週日練習一次三小時-雖然前後兩個方式都是一週三小時,但是個人覺得每天練的效果會好非常多。

老師在發展英文書法的過程中曾經遇到瓶頸嗎?是如何克服的呢?

Jibu:瓶頸就是,當時覺得自己很棒,現在看其實很糟!

開始練習的初期,上網到處找國外高手寫的字來模仿,見一個學一個。有些是比較基本的字體樣式,有些則是裝飾線條很多的模樣,都是土法煉鋼的方式描繪出來,然後沾沾自喜。但是好的作品看多了之後,才發現自己所寫的字真的是有點慘不忍睹。

後來才發覺原來不只是單純地模仿就好,即便模仿的再像,終究還是不知道為什麼要這麼寫。後來才找了一份自己喜歡的原文教材去慢慢的研究,了解字體的結構、比例,和一些該注意的細節,把最基本的字體樣式寫好,才開始覺得自己開始有明顯的進步。

另外還有,覺得現在想學英文書法的朋友真的很幸褔,不管是工具還是教學書籍,市面上都很容易取得,也有很多中文的資訊。當初開始接觸時,都只能上網路找國外的資訊,加上所使用的用具取得不易,像是斜桿筆,台灣都找不到,幾乎所有用品都只從國外直接訂購再加上貴森森的運費寄回來。

這點,我覺得在當時也是一個困擾我的地方,後來索性就自己跑去上木工課,幫自己打造一隻專屬的筆桿,自己的筆自己做!

老師好像有蒐集字帖的習慣,可以跟我們分享一下字帖對您的意義嗎?

Jibu:其實也沒有刻意要蒐集字帖,只是看到好東西就會想要珍藏一下,等著以後可以好好學習一下。

現在手上有的字帖大多是早期國外大師的教材,即便是相同的字體,但每位大師所寫的還是會有所不同,現在覺得比較有趣的就是比較這一些字帖的差異之處。

因為雖然知道每個字體都有其該有的規範,但是多看多比較之後會知道這個規範並不是 「非黑即白」 或 「不是0就是1」 的世界,我相信這個規範是有範圍性的,而不是「沒有做到OOO就是錯,就是亂寫」。

網路上也有美國上世紀初大師 E.A. Lupfer 學生時期練習的手稿,總不能因為沒有達到“標準”就說人家是來亂的吧,畢竟誰無過去嘛(還曾經因為這是不是唯一的標準跟別人在臉書上吵了起來 )

接下來幾年,老師對英文書法這個工作有什麼打算呢?

Jibu:其實還沒有什麼遠大的計劃,最大的目標是可以依靠這門技藝維持生活養活一家大小!但我知道這個理想確實不易達成,畢竟在台灣這塊土地上英文書寫還是一個小眾族群,需求也不如國外來得多。

目前教學還是佔比較多的比例,所以不斷精進自己,把更好的東西交給學生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目前也只有教授銅板體(Engrosser's Script)這一種字體,希望不久的將來可以多一些給學生選擇。

除了教學之外,也會接一些商業案,像是現場的寫字活動、客製卡片,或是一些LOGO設計,希望慢慢地能帶起英文書法的風氣,讓合作案能多一些囉!也許還會開發一些自己的商品來販售吧!

Images provided by Jibu Le Design


後記

幾不老師是我最早認識(或者騷擾)的台灣英文書法家之一,所以當我要開始這個訪談系列的時候,自然是毫不猶豫地向老師發出邀請,老師也很義氣地馬上答應。

跟老師實際相處過就會知道,他不僅對書法一片丹心,面對任何事情的態度更是毫不馬虎,要做就做到最好。

幾不老師平常是個沒有架子的人,但是一講起書法來很有一套自己的哲學跟道理,這一直是我崇拜老師的原因之一。

今天不僅僅是以介紹創意人的角度來整理這篇訪談,也是以朋友兼粉絲的心情,祝福老師未來在英文書法方面可以有更多的發展。

寶拉僅以題字的方式表達對老師參與訪談的感謝:

"Don't stop until you're proud" (努力,直到你以感到驕傲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