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D—將自己投射在角色中,以生命用心栽培的插畫家

AUD_鬍子大叔

AUdience is a freelance illustrator based in Taipei, Taiwan. He has worked with major clients in Taiwan like Microsoft Taiwan, and is known for his vibrant use of colors as well as his humorous self-projection in the characters. Some of the most famous characters he has created includes the blue bearded lumberjack, and fat cat Wen-Wen (Wen meaning "kiss" in Chinese). You can see more of his work here on Facebook, Instagram, or Behance.

 

不知道大家對2016年臺北世界設計之都—設計進站捷運改造計畫有印象嗎?特別是捷運國父紀念館站的鬍子大叔,那正是AUD筆下的角色!

*AUD與白輻射影像合作的捷運宣導動畫短片

會認識AUD的志恆,是透過NoodleMaker的介紹。當初訪談Noodle的時候,他正與AUD合作一宗品牌識別的案件,於是向我介紹了當時就坐在他旁邊的這位插畫家。第一次進去AUD的粉專時,覺得他是個非常神秘的角色,插畫的風格及用色鮮明,但自我介紹欄卻只寫了一句「幽默森林拾荒者」,瞬間覺得這一切太引人入勝了。直到某次短暫在台灣停留的時候,有幸認識了本人,才發現他的人,就是他筆下的角色:留著鬍子、有些害羞、不多話,但由裡而外透露著一股隨時開口就能一語中地的幽默氣質。

在邀請志恆訪談的前後,他始終有問必答,毫不吝嗇的分享關於自己插畫生涯的一切。很高興今天終於有機會,邀請他來跟大家分享自己這幾年來的經驗:


寶拉:謝謝AUD接受這次的採訪,對於第一次認識AUD的朋友們,可以告訴我們一些關於您的個人背景及您是如何開始從事插畫及角色(人物)設計的嗎?

AUD:嗨!我是來自台灣台北的 AUD!其實一直以來都對畫圖很有熱情,不過創作一直都侷限在紙本手繪上,直到大學時期深受Filter017、激芭樂跟SOOO獸等前輩的影響,覺得電繪創作方式乾淨且俐落,剛好可以彌補手繪上的不足,因此退伍後就下定決心學習繪圖軟體。剛開始的時候會要求自己天天創作並分享在社群軟體上,蒐集一些意見,當作下次創作的靈感。現在回頭看那些作品,實在是滿慘不忍睹的,但也很感謝當時對於創作如此熱情的自己,才有今天的AUD。

當然,進步空間還很大,所以也不斷在摸索跟練習中。

一直以來都覺得,創造角色跟創造生命一樣,必須用心持續栽培。說起真正投入角色設計大概是在2013年,當時以自己為範本,創造出了湯米,也就是鬍子大叔的初代原型,一樣留有一坨濃密的大鬍子,但個性上截然不同:湯米比較噁心下流,鬍子大叔則是憨厚軟男,兩者都是不同面向的我,一直畫自己根本自戀狂哈哈哈。

*AUD在Behance上可看見湯米的原型—湯米私人拳擊俱樂部

 

寶拉:AUD在從事自由創作之前,曾經在公司擔任美術設計的工作。在轉換跑道的過程中,經歷了什麼樣的一些心態轉變/調整呢?

AUD:還記得成為專職創作者前,上班都在壓抑內心的創作魂,下班只想衝回家繼續畫圖。時間久了,工作狀態也漸漸變得有點失衡,於是決定辭掉工作休息一陣子,就這麼開始了接案生活。其實,不否認當時有點在逃避工作的壓力,但後來才體驗到,靠接案維生壓力更是大,但就是不時的警惕自己,「做任何決定都要為自己負責」,通常一聽到這句,精神馬上就來了。

AUD於台中秀泰廣場的開幕合作插畫作品,活動當時於秀泰廣場一樓空間展出

AUD於台中秀泰廣場的開幕合作插畫作品,活動當時於秀泰廣場一樓空間展出

寶拉:可以跟我們分享一件您印象最深刻的案件,以及接案到結案大概的過程嗎?

AUD:那麼,大家拉好板凳、備妥食物,聽我分享一個抄襲事件好了:某年過年除夕夜,突然發現某品牌活動頁面上,有幾則插圖跟我之前創造的角色極度雷同,包含風格配色以及角色獨有特徵。更重要的是,活動內容是利用諷刺他牌缺點,來展現自己品牌的優勢。當下除了擔心被其他品牌誤解有參與此案件外,更在意的是角色被醜化,於是馬上私訊請對方解釋並先撤下活動。

結果,對方給的理由是,主管都已經放假,所以暫時無權限撤除活動頁,就這樣讓活動跨過了一個年。經過夥伴的協助,年後就寄出存證信函告知對方,經過一連串如電影般的談判,例如:對方壓根不承認抄襲,反而覺得我方有點過度敏感,或是怕在對方會議室討論時被錄音,跟夥伴用眼神手勢溝通等,雖然最後是以和解收尾,但始終存在著一個嚴重的問題:為何客戶寧可冒險抄襲,也不願找原創團隊來製作,不但不尊重創作者,更是不重視品牌的名譽,是種極度互相傷害的行為。

至於接案到結案過程,我覺得前期概念溝通真的很重要,如果沒達成共識就開始執行,接下來就是一連串的改稿地獄。曾經遇過隨著每次審稿後,卻激發出更多想法的客戶。起初會為了作品完整度而接受,但改到最後也漸漸失去熱情。還記得有次按耐不住,直接大暴走,告訴對方自己真的很不喜歡當工具人,也不想用這種方式繼續合作。有點任性但很真誠的跟對方溝通,當然最後就被列為黑名單啦!所以溝通技巧相對的也很重要,這也是我覺得最難,且一直在學習的部分。

*這段話讓寶拉想起過去曾經撰寫過一篇關於客戶教育的文章,可以在這裡複習

AUD為微軟Surface創作的聯名插畫設計

AUD為微軟Surface創作的聯名插畫設計

寶拉:對於往後有意從事獨立插畫/角色設計的朋友們,有什麼樣的建言呢?

AUD:我覺得個人特質的建立還滿重要的,每個階段或許都有不同的創作風格跟喜好,也很容易受到別人的影響。其實也沒有不好,多嘗試或許能激發出更多想法,但如果沒有明確的個人特質,作品將會缺少連結性,辨識度與被記憶度相對的就會降低。

試著將部分的自己投射在作品上,創作起來會特別有感情。當遇到創作瓶頸或對未來迷惘時,別忘記回歸到創作的初衷。以我自己為例,始終相信自己的技能,可以在世界上留下有趣的紀錄,也喜歡在創作中加入幽默詼諧的元素。比如我單純希望創造出來的角色能帶給大家歡樂,結果本人灰暗到爆炸哈哈哈。

 

寶拉:接下來幾年,對AUD的整體發展有什麼打算或願景?

去年一整年,把心思都放在肥貓吻吻(KISSMEOW)的養成計劃,以至於冷落了鬍子大叔。接下來幾年希望同時將兩個角色照護好,包含更多造型上的設計以及補足兩者各自的世界觀等等。

*肥貓吻吻的LINE貼圖已推出

至於肥貓吻吻,在2018年依舊會到世界各地征戰(沒變數的話!),繼續參與各國的圖像授權展,鬍子大叔也將重返舞台,最近即將於五月中旬推出LINE官方動態貼圖!對於這次動態貼圖真的是非常期待啊啊啊,也請大家持續關注!

AUD所設計的2018戊戌狗年賀卡

AUD所設計的2018戊戌狗年賀卡

 

後記

正如前言所說,實際跟AUD交談的過程中,他對於自己一路走來的經驗非常不吝嗇分享,甚至能用侃侃而談來形容,連作品被抄襲這種驚天動地的事情,都能被他形容得像是一場精彩的匪諜電影。其實身為創作者,難免會遇到被抄襲的問題,關於如何應對,本身就是一門複雜的課題與藝術。看著自己用心培育的作品,被輕易地複製、抄襲,就像看著自己親生孩子的肉身被霸凌與嘲笑一樣的手足無措,同時也懷疑抄襲者對於自身價值的判斷與意識。

而AUD提到將自己投射在角色中的創作心法,讓我再度想起「字如其人」「畫如其人」這類的話語,以及「風格所形容的是,創作者在創作時,針對創作本身所做的一系列決定」。不論是什麼樣的創作,都是作者注入心思與靈魂所創造的,一筆一畫,每一個構想,都是經過無限嘗試,並在腦中交織了無數的想法後,對於作品呈現所做下的決定。當這樣的決定,漸漸形成一種規律時,就成為了大家口中的「風格」,同時也是AUD所提及的作品辨識度與被記憶度。

有時候,自己就是最好的靈感來源,而所有的創作者回到最初,其實是跟大家一樣,都在生活中汲取經驗的人。這些經驗的累積,被創作者以不同的手法,透過不同的媒介來轉化成視覺(或其他感官)的呈現,成為作品。當你覺得不來靈感的時候,別忘了出去多看看,多學習,多充實自己。

寶拉僅以題字的方式,感謝AUD參與這次的訪談:「You are your best inspiration」(你就是自己的最佳靈感來源)

AUD.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