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vid,too 大衛兔

davidtoo-feature

David,too is a Taiwanese freelance photographer and UI designer based in Taipei. She has a love for film photography and is dedicated to developing her skills. Her work is her voice, and she reflects her thoughts and feelings of the world through her lens. She also seeks to raise awareness on social issues. You can see more if her works here on Cargo Collective or Instagram

繼上一篇介紹了Autumn之後,今天邀請到跟大家做分享的也是一位拍照的人,就是家妹—大衛兔。為什麼說是「拍照的人」而不是「攝影師」是因為她在內容裡面提到對「攝影師」這個身份的質疑(這算爆雷嗎)

我向來不是一個稱職的姊姊,但我很高興今天自己的興趣及專業還可以偶爾跟自己的妹妹交換意見,並鼓勵她發展、實現自己的理想。

家妹從小就很有自己的想法,也比我更關心社會議題,謹慎行事的風格也跟我想到就做的個性差了十萬八千里。說是姊妹,大概除了長相之外沒什麼像的吧哈哈。

家庭瑣事就聊到這裡,一起來看看她(以下簡稱兔)對攝影的想法吧!


對於第一次認識大衛兔的朋友們,可以簡單的介紹一下您的背景及您是如何開始接觸攝影的嗎?

兔:嗨,我是大衛兔。大衛來自於大胃口,也是一場拿自身做的性別實驗。本身在求學過程都不是就讀視覺設計相關系所,卻一直對視覺表現與設計有各種各樣的痴迷。

雖說癡迷,卻不是特別專一於一項特定領域的癡情,但或許可說是在求學至求業期間,發現自己對於攝影有一套獨特的喜愛。

我對於自己之於攝影的印象,可以追朔至曾經看見的一張兒時照片,年幼的我手中抓著當時沖洗店隨手可得的即可拍,也許自幼景觀窗裡的世界對於我就有種莫名的吸引力。但真正開始思考到攝影之於我自身的關係,或者我能透過攝影如何表達自己的理念這件事,是一直到大學畢業後才開始正視的問題。

davidtoo1

在您建立自己身為「攝影師」這個角色的過程中,您遇到過什麼樣的困難與挑戰呢?是如何克服的呢?

兔:其實我一直以來都不太敢稱自己為「攝影師」,甚至對於攝影師這個名稱也仍有許多疑問。在一個拍攝工具隨手可得、甚至已經變成人人日常生活必需品的年代,到底該如何定義什麼樣的人能夠被稱為,或者自稱「攝影師」?或許在一邊創作、一邊以攝影這件事情尋求維生之道的過程中,這樣一個名義的探尋過程,就算是我對自己時常的質疑與挑戰吧。

若要說務實一點的困難與挑戰,大概是在接案初期。因為與我走相同領域或求生方式的人脈不多,很多時候碰上問題,會不知道該如何尋求幫助或解答,所以常常是自己在網路上拼命用關鍵字搜尋、交叉比對、或者看看在外以接案維生的自由設計師或攝影師們,有什麼樣的理念、如何與客戶交涉或傳達、以及如何報價等等。

 

您在創作的過程中曾經遇到什麼樣的瓶頸嗎?能不能跟我們分享您的經驗?

兔:創作過程中遇過的瓶頸,大概是當腦中有概念,卻找不到能透過攝影把它具象化的方法吧。一個人一生中能因著經歷過的許多事情,生成心中的各種信念,而有許多信念是值得讓更多人看見的。

因為看過太多透過視覺產物,去傳達出那些訊息的例子,曉得它能在一個受眾心中帶來的影響力,就算不是帶來一次衝擊性的改變,但至少能帶來他們心中小小的撼動。

我會希望自己的信念,能夠透過自己的作品去傳達給大眾,也許帶起關注,更帶起討論,但很多時候卻無法在腦中構成一個適切的畫面。

遇到這種瓶頸時,我會覺得是因為自己看得和閱讀的還不夠多,所以會花時間開始去找、去看、去閱讀、或者只是走走路讓自己靜下心,有的時候靈感真的就是咻咻咻的在腦中組織起來,但很多時候實在什麼也想不到

想不到的時候,我也會放任自己去產出一些可能只是隨機構成的畫面,去找可以讓攝影變得好玩的方式,或者去嘗試看到覺得喜歡的風格。

davietoo3

您認為身為一名攝影師的使命是什麼呢?這樣的使命又是如何反映在您的創作裡面?

兔:每個攝影師或者想成為攝影師的人,對於自己的成就或者使命應該都會有不同的見解。對我來說,作為一名攝影師的使命,不只是拍下所謂「美的畫面」,而是透過攝影這個行為,去記錄一個時代下的產物,關乎人、環境、社會議題、甚至是人人都會面對的自我哲學命題。

攝影可以是一個傳達訊息的媒介,可以是一個藝術創作的形式,可以紀錄真實,也可以創造虛構的事件。

我自己的期許,是能夠在創造畫面的同時,去傳達一些真實的訊息,讓更多人關注社會、甚至是世界上被隱藏的問題,成為一個中性的角色,也許能在這樣的過程裡,也幫助自己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法。

*大衛兔近期在C 41 Magazine的作品分享

davidtoo2

接下來幾年,對大衛兔這個品牌有什麼打算或願景呢?

兔:因為自己非常喜歡底片攝影,所以會希望能以此為主軸,進行一系列的創作,以及讓更多人認識底片攝影、理解在一個畫面構成的背後花費的心血。

在分享自己作品的同時,也積極學習底片相關資訊,並且分享同樣以底片進行創作的攝影師和藝術家。因近期與幾位朋友正籌備共同成立工作室,在這些知識技術上的統整與分享,會在我們之後的計畫中逐步呈現,現在還在萌芽階段,所以會花上一些時間討論和整理吧哈哈。

同時在近幾年內,也計劃舉辦或參與幾次展出;持續進行性別與環境的攝影計畫;積極尋找國際性質的攝影活動等。

覺得雖然「大衛兔」這個名稱已經兩歲了,卻還是一個相當稚嫩的品牌,依然在尋找最適合的經營方式。最終除了推廣理念,也希望能協助其他創意工作者,在競爭之外尋找相互合作的可能。

Images provided by David,too 


後記

兩年前跟家妹合作《文字x肖像》計畫的時候,在介紹裡面說攝影與寫字是我們與世界溝通的方式,其實就是我們表達自己的方式,是我們的聲音。

*找到你的聲音

底片攝影也曾經是我的嚮往,但就像在這篇文章裡面提到的一樣,在一番自我檢視之後覺得自己並不是真心喜歡底片的技術,而是喜歡攝影師用底片捕捉影像的效果,因此放下屠刀,轉而支持家妹對底片攝影的熱情。

家妹的底片攝影我特別喜歡,每次看到她的新作品,都可以感受到她想呈現的意境。但是底片攝影的辛苦在數位化程度這麼高的社會中,不容易被大家認識,就像手寫字大家雖然欣賞,卻不一定認同它的價值。

但是像我們這樣的人,沒有什麼好說服別人的,就是繼續努力的做,努力的發展,直到有一天我們認知的世界,成為我們想像的模樣。

寶拉僅以題字的方式感謝家妹參與訪談:

"Let your work speak for you" 「讓你所做的為你發聲」
davidtoo-quote

Lettering by Deborah of Letter with Simplic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