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想要的生活,你願意犧牲什麼?

最近覺得好像有所突破,又好像沒有。慢慢建立了買花,養花的生活,開始自己印凸版。日子有點美好,但還是偶爾有點空虛,有點BLAH,有時候寧願蹲著觀察貓貓也不想工作。 其實真正沒有穩定收入的日子,還不到一年,而我總是忍不住的想著,要是這段期間我人已經在台灣的話,會不會不一樣呢?會不會突破得更快,會不會日子更精采一點?

我一直是很幸運的,來韓國的第一年自費讀書之後,在第二年開始之前就申請到一筆很棒的獎學金,可以用認真讀書換取每個月的生活費。這筆生活費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研究生生活很單純,加上當研究助理、家教、臨時接翻譯等等,默默還是存到了一筆可以不用擔憂日子的金額。

我覺得我一直是很努力的,所以老天爺時常在我需要錢的時候有保佑。去年暑假正式結業了,因為決心追求創作的生活,加上韓國的學術環境不是很優,毅然決然放棄寫論文的機會,因此並沒有拿到正式的學位。感謝我的家人在擔心之餘並沒有告訴我這是不明智的決定,讓我放心相信這是對的選擇,也很感謝當時還是未婚夫的老公,全力支持我走創作。

但是,創作的生活不是那麼容易適應的,加上人在對外國人不是特別親切的異地,我並不敢跟韓國人做生意,他們也沒興趣幫外國人的忙。後來發現透過網路有機會設立可以在韓國境內營運的電商,卻又在身分認證的時候遇到因為是外國人而解決不了的問題,後來對於在韓國經營自己可以說是灰心喪志。

所以我特別感謝透過網路一路支持我的粉絲、同行們,讓我可以感受到自己不是百分之百的無助。最近也試圖用不同的方式透過網路跟大家增加互動,並期待今年回台灣的時候,這些互動可以有機會成為生活上實際的面孔們。

老實說,過去一年最辛苦的,是適應每個月幾乎只有出帳,沒有入帳的生活。雖然朋友們總是開玩笑,說我很幸運,有一個不介意出門打漁的老公,我只需要專心創作,但實際上這樣的生活對創作是沒有加分的,我根本無法專心。

剛開始的時候,我每天只想著怎麼賣作品、怎麼開發產品、怎麼趕上那些已經經營得很成功的人們。不論老公說了幾百次他一點也不介意,我還是自己介意得要命。當時壓力大到連貓貓的存在對我都是壓力,我甚至得帶著筆電到咖啡店才有辦法勉強專心工作。

就這樣幾個月的時間過去了,不知道是搬了家之後改善了環境帶給我的隱形壓力,還是我終於找到不穩定生活中的平衡。我開始買花,開始重新看見生活的美好,開始學會不要為自己沒有穩定收入的事實感到愧疚。過去因此而停擺的一些嘗試,再度慢慢地回到生活中,產值也慢慢回復,我也因此開心了起來。

Photo-08-04-2018-11-57-58-AM-1024x683.jpg

開始寫字,是因為不美好的生活,而寫字成為我暫時脫離那些不美好的一種手段。也許生於憂患死於安樂是非常中肯的,因為在真正脫離了我心目中的不美好之後,我一度忘記創作對我而言的意義。然而人是會不斷改變的,我總是忘記這點。在這些改變的過程中,也許原本你以為定義好的事情,本質上也會跟著改變。至於現在,我想用自己的方式把生活過好,而我想把這樣的想法,透過創作分享給大家。

生活是你的,日子是你的,為了找到屬於你自己的平衡,你必須努力,必須願意為你喜歡的事情行動、付出,與犧牲。我選擇了犧牲穩定收入帶來的心理穩定,因為我知道那只是暫時的,總有一天我還是會不想要。我真正要的是長久的心理穩定,是知道我為自己想要的生活盡了一百分的力,於是我必須犧牲現在,去努力塑造、經營我想要的穩定。

寫下這篇,是為了紀錄自己這個階段的當下,也希望讓同樣在這條路上的人知道,你一點也不孤單,因為沒有一個已經把路走好的人會告訴你路有多難走、要怎麼走,所以重要的不是你走好了沒,你有一天會走好的,現在重要的是,你是不是在走這條路的每一個當下好好的跟自己對話了,是不是在覺得難走的時候有毅力克服,是不是會提醒自己要適時休息再繼續走下去。每一個人都辛苦,但要記得自己是為了什麼而辛苦。

PersonalDeborah Tseng